2017年01月
113:48:38
满江红·丁佑君之歌918野蔷薇
  [918野蔷薇原创]
  
   觉悟杰出,
   闹革命,
   舍家弃贵。
   考干校,
   团员模范,
   赞扬成对。
   师表助民情有义,
   征粮斗霸危无退。
   讲学习,
   效女烈坚贞,
   行能兑。
  
   乡亲爱,
   夸聪慧。
   绅匪恨,
   怀蝎祟。
   暴乱遭魔掌,
   厉责敌罪。
   凌辱酷刑彰赤胆,
   豪言激励留白粹。
   洒热血,
   谱奉献之歌,
   十九岁!
  
  
  
  
经典值2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12月
2014:34:20
青春热血洒柳江---陈汉英访客
  1931年,陈汉英出生在柳城县沙塘乡一个贫苦的小贩家庭,一家四口靠她的父母维持生计,家里省吃俭用,供她上学读书。
  1947年,陈汉英从沙塘小学毕业后,考入柳城县中学,可只读了三个学期,就因家庭贫困被迫退学了。终于盼到了解放,陈汉英入昌潍中学读书,不久,她瞒着家里跑到柳州,考进了柳江县干部培训班,参加了革命。陈汉英在柳江县干部训练班学习结束后,分配到本县百朋区工作。
  1950年2月,陈汉英下乡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减租退押。刚刚解放的时候,柳州的土匪活动还很猖獗。在百朋区有个土匪头子韦代煊就带头搞土匪暴动,杀死了工作组的四名同志,抢走了两万斤粮食。
  4月22日,土匪围攻二区里团村农会,几个工作组员在还击中受伤,被困在屋里。陈汉英主动要求回区报信,工作组叮嘱她报信后不用再来了。陈汉英回区里送信后,已经十分疲劳,但她看到出发增援的解放军和区中队不熟悉道路,又主动要求带路。
  区长要她留下休息,陈汉英坚决要求同去,在她的坚持下,领导终于让她随同队伍,带路去进剿土匪。陈汉英立即背上枪,跟着队伍一同出发了。
  队伍开到村边,土匪的子弹就朝他们扫射过来。陈汉英为了抢救负伤的同志,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叭”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陈汉英左肩打进,穿过后背,她摔倒在田边,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裳。
  战友们看见陈汉英负伤,急忙过来抢救:
  “你受伤了,我背你走。”
  “你不要管我,去救村里被困的同志要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陈汉英坚强地说。
  战士们集中火力进攻,消灭了土匪,救出了被困的同志。陈汉英也被送到了柳州军医院治疗。区里召开剿匪庆功大会,给陈汉英记了大功。
   陈汉英伤势未好就返回县城。县委照顾她,分配她在县城机关工作。她坚决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练,并于当天回到二区政府。
  1950年6月30日,陈汉英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入团以后,陈汉英见同志们下乡征粮,又争着要去。因她臂伤未好,同志们不同意她去。她又去找区长,区长开玩笑说:
  “等你能吃三碗饭(指身体完全康复)再去。”
  陈汉英硬是当着区长的面,一口气吃完三碗饭。区长没法,只好同意与同志们一起下乡去了。
  在革命队伍里,陈汉英一贯艰苦朴素,穿草鞋,披烂棉衣。笔记本用完了按规定可以再领,她却用废纸自己装订成小本子代用。当时除吃饭、穿衣外,每个干部每月只发旧币3000元作零用,她却能节省下来,常常拿出来支援其他同志。
  1950年7月24日,二区领导同志见陈汉英伤口复发,决定送她回县检查治疗。她随同六区区长走到六区双桥街,当夜还参加双桥街的妇女活动。陈汉英回城的消息不幸被土匪知道了。第二天,她独自一人由六区前往县城,当走到岭背村拐弯地方,路边埋伏着的五六个土匪突然向她猛扑过来……。
  陈汉英被抓后,押送到五福村土匪司令部里。土匪师长钟瑞群亲自审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陈汉英!”
  “你们区有多少人?有多少枪?”
  “很多个人,很多支枪,每个人都有两支,子弹满满的,有本事你们就去!”陈汉英回答。
  “共产党有什么政策?”土匪又问。
  “对你们土匪,只有投降,才实行宽大政策。” 陈汉英回答。
  土匪再问别的,陈汉英闭口不言。
  土匪师长暴跳起来,凶相毕露地拍着桌子吼道:
  “他妈的,你这个土共,不讲老子就毙了你!”
  “要杀就杀,就是不知道!”陈汉英蔑视地冷笑着。
  土匪想不到一个年青姑娘居然这么倔强,气急败坏的吼道:
  “把她给我吊起来!”
  土匪把陈汉英反手吊了起来,扒开衣服,毒刑拷打。陈汉英痛得一次次昏死过去,但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哼,使土匪一无所获。
  土匪没了办法,只好把陈汉英从梁上放下来,温言软语劝她投降,还叫另一个被抓来的女人劝她顺从土匪。陈汉英不为所动,大义凛然地说:
  “要杀就杀,我革命就不怕流血!”
  土匪一招不成,又使一招。他们把一批老百姓赶到照村祠堂的空地上,把遍体鳞伤的陈汉英押到祠堂前,恶狠狠地说:
  “今天抓到一个女共匪,让她给你们坦白,共产党是怎样杀人放火,共产共妻的!”
  陈汉英对群众喊道:“乡亲们, 不要听土匪造谣!共产党是为人民办事的,只有他们土匪才杀人放火,祸害乡里!……”
  土匪连忙把陈汉英拖走,再次把她吊起来,打得死去活来。
  1950年7月27日上午,解放军和工作队把土匪包围了。土匪在溃逃中,把陈汉英五花大绑押到人情山下的冲沟里,无耻地剥光她的衣服,用尖刀指着她的乳房,狞笑地威胁说:
   “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不然就剖开你的肚子!”
  “要杀就杀,你们这些土匪,等着解放军来消灭你们吧!”陈汉英怒骂土匪接着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
  喊声未落,土匪罪恶的钢刀就刺进了她火热的胸膛……。为了捍卫党和人民的利益,陈汉英献出了自己刚满19岁的年轻生命。
   在柳江县拉堡镇的革命烈士纪念塔上,刻着陈汉英同志的英名。人们称她是柳州的“刘胡兰”。每年的清明节,成百上千的青少年来这里扫墓,缅怀这位年轻烈士的英勇事迹。
  
经典值1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11月
3023:10:35
刺刀下的女英雄——杨慧访客
  1949年11月中旬,在云南景谷,一位坚贞不屈的女共产党员在国民党残暴的屠刀下倒在了血泊里。她叫杨慧,她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上高中时加入共产党
   杨慧原名杨燕玉,云南通海县人,参加革命后,改名杨慧。她于1925年3月出生在通海县城高家巷一个自由职业家庭,父亲在宜良开照相馆。她曾就读于宜良小学,路南中学。在校期间,受到进步思想熏陶,积极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革命活动。初中毕业后,杨慧考入建水县建民中学读高中。建民中学是中共云南地下党控制的一所进步学校,杨慧于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杨慧高中毕业,党派她到石屏县宝秀中学教语文课,加强革命据点的力量。
  隐藏身份做地下工作
  1948年3月,根据滇南工委指示,杨慧被派到元江青龙厂,以小学教师的身份为掩护负责地下党交通联络站工作,任党小组长。青龙厂是从昆明到思普的交通要道,当时,南来北往的同志都经过杨慧联系和接待。杨慧严守党的秘密,对同志热情负责。除了联络工作,她还要做群众工作和统战工作。同年,她离开青龙厂。元江整编后,杨慧任二纵队新七支队组织股长。
   1949年5月,二纵队在普洱开办了军政干部学校,杨慧任政干班三大队副教导员、分支书记。她每天深入中队、小组了解情况并和学员谈心,除了自己刻苦学习外,对班上的组织工作,思想政治工作都做得很出色,积极发展和壮大了党的组织。
  打着赤脚建人民政权
  干校学习结束,杨慧被任命为第八民运工作团团长,到景谷县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1949年7月28日,杨慧率领民工团的两个区队共百余人,和当时派往景谷任县长的王耕一起前往景谷,刚一踏上景谷的土地,她就把革命的烈火点燃,当天下午就在景谷开展访贫问苦活动,发动群众清算地主恶霸。她背着背包,打着赤脚,卷着裤腿,踏遍了谦刚、西萨、宽宏和景南等村的山山水水,指挥全区建政工作,带领第一区队亲自指挥建立区村政权。
   在建政胜利庆祝大会上,杨慧打着赤脚在台上讲话,并亲自指挥群众唱歌。在她的鼓动和带领下,口号声、歌声响彻了整个景南山村。当她离开景南前往县城时,许多男女老幼都依依不舍,流下了离别亲人的热泪。
  恶霸叛乱攻打县府
  1949年9月,她带领一区队的两个分队和民工团团部、区队部到景谷县城,亲自抓钟山、凤山两区建政工作。到县城后住在大缅寺,成天走村串寨,宣传反蒋反封建的道理,发动群众起来当家作主,并亲自到河东蛮洋坝朗村,发动群众清算罪大恶极的恶霸何汉中,为广大人民撑腰打气。
  1949年10月,杨慧到宁洱汇报工作返回景谷,沿途了解各村政权的巩固情况,头天到宽宏听取了汇报,第二天到景南听取汇报后还连夜赶到猛乃住。
   正当景谷地区的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景谷县恶霸原国民党县长李希哲发动了武装叛乱。
   11月14日凌晨,叛匪包围了景谷县临时人民政府和中学校民工团住地,枪声阵阵,手榴弹不断投进县政府里,住在县政府的民工团团长杨慧和基干队长郭绍武沉着坚定地组织指挥民工团员、基干队战士和政府工作人员进行了英勇的抵抗。每一个同志都坚守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杨慧和郭绍武从前门到后门,沉着地来回指挥着战斗。
   激烈的战斗从早晨一直进行到中午。敌人边打边喊话,还唱反动歌曲。郭绍武用机枪瞄准唱反动歌曲的敌群扫了几梭子弹,敌人被压下去了。敌人眼看硬攻不进,便在接近县府厨房的方向堆积柴草,准备火攻。杨慧镇定自若地对大家说:“不要紧,战到天黑,从敌人的火力薄弱点冲出去,向凤山方向突围。”大家在杨慧的激励下,满怀信心地顽强抵抗着疯狂的敌人。
  叛徒出卖杨慧被捕
   就在大家一边战斗一边等待突围的时候,突然,外围的枪声突然停止,这时叛匪中有一个操石屏口音的人向县府方向喊话:“老表!老表!和平谈判!”过了一会,那人又喊:“老表!老表!再不出来谈判就要火攻了!”
  叛匪口中的老表是谁呢?原来就是当时石屏籍的副县长兼秘书杨再廷。喊话的人又是谁呢?是叛匪李希哲的“勘乱”总队第二大队长张尚云,他在这之前,早已和杨再廷拉上了关系。自叛匪发起进攻后,杨再廷叫杨慧开会,在会上杨再廷竭力主张“谈判”,表示“这样可以为革命保存力量”。在敌人刺刀尖下与叛匪以“和平谈判”来保存革命力量的方式,杨慧始终反对,但她几经反驳无效。会议结束后,杨慧心情沉重地对一些同志说:“人民的枪弹,一支一粒也不能交给敌人!”
   喊话结束后,杨再廷以代表的身份,去与敌人搞“和平谈判”,杨再廷出县府大门后,敌人方向有一个人向他走来,然后,两人搂肩搭脖地走向敌人阵地,人影消失在古城墙外。那个向他走来的叛匪就是张尚云。不多时,杨再廷返回下令停止抵抗并打开了县临时人民政府的前门,匪徒们涌进了县临时人民政府,叫县府的工作同志站在一边,基干队站在一边,用索子一个个的捆走。
   杨慧被五花大绑押到叛匪中队长胡长荣面前。胡长荣曾是杨惠在钟山区建政时的清算对象。
   胡长荣嘲讽地说:“听说杨团长找我,今天特来拜见团长。”
   杨慧同志怒视着敌人。“呸。”的吐了胡长荣一脸。
    匪徒把杨慧、郭绍武等同志捆绑毒打后拖到原团保局所在地,
  挺胸昂头英勇就义
   当天下午4点多钟,叛匪首先杀害杨慧、郭绍武两个同志。叛匪对她施展了最残酷的屠杀。一群饿狼似的匪徒押解着杨慧走过寂静无人的小街,押到了大寨坡脚小河边。
   敌人命令杨慧跪下,她依然坚定地站着,更加挺胸昂头,不断高呼:“共产党万岁!”
   残暴无耻的敌人把杨慧的衣服裤子脱掉,剥得精光,肆意羞辱。捆在一棵桩子上,十几把刺刀对着她,在叛匪中队长谢大洪的指挥下,轮着用刺刀刺。然后用快刀一刀一刀的把她从胸膛上剖下来。并割下她的乳房。
  然而,杨慧咬紧了牙,不叫一声痛、没有哼一声,也没有流一滴泪。面对割乳屠刀,只是对匪徒说了声:“你知不知道共产党是为什么人做事?”她又喊了一声“共产党万岁!”。匪徒又在她嘴上杀了一刀,最后在她身上被刺了五、六十刺刀。杨慧壮烈牺牲,年仅24岁。
   坚贞不屈的女共产党员杨慧同志在丧尽天理的李匪残暴的屠刀下英勇地就义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和干部的高贵品质和革命气节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贞。杨慧同志宁死不屈,壮烈牺牲,为党的事业,为思普人民的翻身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思普人民将永远怀念着她,时至今日,许多熟悉她或同她共过事的同志还经常回想起她的音容。她永远活在思普人民心中。
    杨慧同志牺牲后,景谷县人民政府于1950年元旦在县城举行了全县人民参加的革命烈士公祭公葬大会,杨慧同志和一百多位烈士的骨灰,由思普地委书记张华俊等领导同志捧着游行后,合葬于大寨红场边。
  一九五一年蒙自专区专员马仲明曾亲笔给杨慧烈士的父亲杨华甫烈属写信慰问。同年七月十九日,省人民政府颁发了盖有省主席陈庚大将的烈属纪念证。
  杨慧同志永垂不朽!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11月
2210:16:6
文选评论庶民
  永远不能忘记他们。向英堆敬礼!英雄永垂不坊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9月
288:35:49
松树长青-小荷作文网访客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来到了丁佑君念馆。我们整齐划一,步伐矫健。列着整齐的二路纵队来到白汉玉雕像前。她依就是那么美丽,脸上的笑容,让人有一种亲和力。她,是一个共产党人。是一个值得让我们值得尊重的共党人。为了人民,丁佑君烈士被土匪污辱。在烈日底下,汗珠从我们的额角上滚动了下来,我们看着她的脸。依然是那么平静。队歌在天空下回荡着。各种的花圈,菊花在"丁佑君"同脚下摆放。  
    
  几十年的风雨,几十年的曝晒。那座白汉玉雕像依然是那样的神采亦亦,精神十足。嘴角的—丝淡淡的微笑好像依然诉说着生前那句:"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当魔鬼污染她的身躯,当她接受酷刑时。丁佑君用血,来换回了党的尊严。用生命唱颂了烈士之歌。
    
  我们敬了礼,我始终目视着她。为什么我会觉得不会同情她?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国家有难时,我们新一代华夏的子孙当然也有义务为国效忠,甚至为国捐躯。丁佑君同志是为人民而亡死的,她是英雄。是中国人民心中的英雄。虽然,她走了。但她是一个例子,是教我们爱国的例子。我们注视着"丁佑君同志",良久,才去往丁佑君同志的生活物品的展览馆。  
    
  馆内是一些丁佑君同志的生活物品。其中,我记忆最深的是丁佑君战友写的《沫水》。参观完后,便上了车返回学校。  
    
  佑君,你是一棵松树,四季常青。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9月
2012:51:6
人民服务,死了也光荣为了忘却纪念
  “中国共产党万岁!拥护毛主席!”丁佑君呼喊中弹倒在血泊。万恶的土匪提起她的双脚,在凸凹不平的地上拖了半里多路,最后将她赤身裸体丢弃在荒野中。丁佑君壮烈牺牲,还不到19岁。
  
    丁佑君出生于五通桥区一个盐商家庭。成都解放后,她立志献身革命,考入西康人民革命大学。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她进步很快,同情劳动者,富有正义感,1950年4月29日光荣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今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毕业后,党组织委派丁佑君担任西昌女中军事代表。1950年5月下旬分配她到西昌工作,8月又被调任到原西昌县盐中区参加征粮工作。当时的盐中区虽已解放,但土匪活动仍很猖獗。1950年9月17日她到乡下裕隆镇征粮,盐中区土匪发动反革命暴乱,丁佑君不幸被土匪绑架。
  
  1950年9月18日,丁佑君在裕隆镇执行征粮任务时不幸落入土匪手中。土匪们对她进行了百般凌辱摧残,用皮鞭、棍棒抽打,、将钢针插进乳房,甚至轮奸,始终不能使她屈服。丧尽天良的叛匪将她剥光衣服裸体游街,老乡们目睹土匪的无耻行径都很气愤,有的人流下了眼泪。丁佑君大义凛然地对群众说:“老乡们,不要难过,这不是我的耻辱。我到这里来是为人民服务,死了也光荣,这些土匪才是卑鄙无耻的。” 
  
  匪徒们将丁佑君押到碉堡附近,妄图利用她劝说坚守碉堡的战士投降。 面对敌人的威胁,丁佑君鼓励坚守碉堡的战士坚持到底,不要投降。匪徒们用枪击穿她的左胸。
  
   “丁佑君忠诚革命、甘于奉献、顽强拼搏、踏实工作的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教育自己的孩子,要牢记丁佑君烈士的精神,坚定自己的理想信念,忠诚党的事业,牢记为民宗旨,以实际行动为党旗增光添彩。”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8月
2813:1:50
血染的风采访客
  去西昌佑君镇瞻仰丁佑君烈士陵园。园区不大,树木葱茏,在肃穆的墓碑前,挺拔耸立着丁佑君的大理石雕像。这时,正好有一队西昌中学的同学在认真聆听老师讲解丁佑君的英雄事迹,我们也听得入了迷。
  
   丁佑君 ,1931年9月27日出生在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瓦窑沱一个盐商的家庭里。由于自幼受到出身贫苦的奶娘的影响,从小就同情劳动者,富有正义感。1944年考入五通桥通材中学。1947年初中毕业后离开家乡前往成都,考入成都市立女子中学。在1948年4月参加了和地下组织领导的罢课斗争。1949年11月又投身于和地下组织发起的护校运动。1950年1月在哥哥的鼓励下,瞒着父母考入西康人民革命干学校。1950年2月9日随校开始从成都到雅安的长途行,2月12日队伍在途经邛崃时,突然遭遇叛土匪的袭击,战斗中她却毫不畏惧,冒着林弹雨救护受伤同学。1950年4月29日光荣地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现中共产主义青年团)。1950年5月下旬被分配到西昌工作,先任西昌市县立女子中学代表,8月又被调任到西昌县盐中区任青年干事,参加征粮工作。当时的盐中区虽已解放,但土匪的活动仍很猖獗。她常常冒着生命危险,往返数十里,深入群众宣传的策,开展征粮工作,群众都亲切地叫她“丁代表”、“丁姐姐”。1950年9月17日她到乡下裕隆镇征粮,不幸被土匪抓住。被捕后她不畏强*,痛斥叛匪。匪首恼羞成怒,竟卑鄙下流地将她剥光衣服游街示众,并将她四肢捆绑在柱子上,发疯似地用皮鞭、棍棒抽打,施老虎凳、将钢针穿过奶头刺进乳房,甚至丧尽天良的轮奸,撕扯左乳皮。但她面对严刑拷打毫无惧色、宁死不屈,仍向土匪宣传的剿匪策、奋力高呼口号。9月19日土匪提起她的双脚,将她赤身裸体在凸凹不平的地上拖了半里多路,直到全身被粗砺的石子擦得血肉模糊、皮开肉绽,最后被丢弃在荒野中而英勇牺牲,年仅19岁。丁佑君牺牲后,西昌县委根据她生前的请求,追认为中员。1951年5月19日中央人民府签发了毛泽东署名的《革命烈士证》,并核定为“革命功绩:一大功。”1952年5月4日在西昌建成了丁佑君烈士陵园,并将其遗骨移入园中。由于土匪的折磨和凌辱,烈士遗体未能保全,墓里仅安葬了烈士份头颅和一缕青丝。
  
   听了老师如歌如泣的讲解,学生们个个泪流满面。我的心也在流血、在颤抖、在澎湃,我痛恨让人发指的杀人恶魔,我敬仰坚贞不屈的青年女英雄,我更热爱和珍惜和平幸福的新生活。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8月
1815:36:50
为了信仰访客
  老乡们,这不是我的耻辱,这是我的光荣。
  革命者能为人民死是光荣的。这种光荣是共产党给的。
  卑鄙无耻的就是这些土匪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8月
1416:26:41
文选评论访客
  不错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7月
2913:59:21
一个平凡的人,一个高尚的人——忆滇中丹娘席淑筠烈士访客
  席淑筠(1930一1950)女,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4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西南联大附中,在此期间,深受民主战士闻一多先生的影响,参加罗广斌等组织的“燎原社”。1947年初,参加云南地下党领导的“云南民主青年同盟”,并被推选为“学生自治会”领导成员。此时,学生革命运动正在昆明全面展开,作为发动者和组织者的席淑筠,也和大家广起积极投身到运动的洪流中去。1948年初,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同年7月15日,淑筠因参加全市的罢课斗争,在南箐中学被捕,又被强迫送入变相的集中营“夏令营”。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席淑筠和同学们一起,把“夏令营”当作对反动派进行斗争的又一战场,继续与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粉碎了敌人的多次欺骗和利诱,保护了组织,也保护了同志。后来,她又以良好的成绩,考入求实中学,坚持了近1年的读书和革命斗争。
  
  1949年9月,“九?九”整肃事件发生,白色恐怖笼罩昆明,席淑筠和一些已暴露了身份的共产党员、“民青”成员,在昆明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秘密转移到滇中革命根据地一新平,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滇中独立第一团,在政治部担任文化教员和民运工作。
  
  12月9日,云南和平解放,但反革命立场不变的匪首李润之,反对人民政权。为配合解放全省的胜利形势,牵制和打击李润之土匪武装,12月中旬,团部组编政工队,她积极要求参加,经领导批准,随独立团一营一连及政工队进驻蒿芝地。1950年1月6日凌晨,李润之匪部300余人,突然偷袭蒿芝地,在战斗中,她和政工队员们拿起砍刀、斧头、木棒,与匪徒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搏斗,先后砍伤了4个匪徒。在紧张激烈的战斗中,由于众寡悬殊,席淑筠终因负伤过重失去知觉,不幸落入匪徒魔爪。
  
  被俘后受尽了皮鞭抽打,但她坚贞不屈,愤怒痛斥土匪的残酷暴行,高呼口号。
  
  目睹者回忆说,两个女同志站着被拴在两株较大的万年青树树上,吕培仙个子矮,肤色较白未戴帽子,头发散乱,上着衬衣前襟敞开,着长裤脚穿布鞋。席淑筠个子高、头发蓬松散乱,未戴帽子,上着汗衫已破烂,胸部袒露,下着长裤脚穿布鞋,两只乳头上各拴着一根麻线。有一个匪徒大声叫骂着,用力拉扯麻线,问:“痛不痛”?保长陶彦彬的母亲手拿一枚缝衣针刺入席淑筠乳房,嘴里骂着: “单你们认得吃饭,我们认不得吃饭……。”
  
  席淑筠指出:“你们只有归顺人民,才是出路,反革命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李崇安骂道:“你不投降,就剥你的皮,剐了你!”
  
  淑筠毅然回答:“革命者,头可断,血可流,决不投降。”
  
   李崇安气急败坏,命陈希凯、邱为功把席淑筠及其战友们押到戛洒江边,剥光了他们的衣服,把他们反绑双手吊在或捆在树上。还持枪强迫附近的老百姓来看他们杀人,敌人对席淑筠等人狞笑着吼道:“你要断头,我叫你慢慢断;你要流血,我让你慢慢流。”
  
   匪首把手一挥,匪徒们怪叫着用匕首切开几位战士的肚子,肠子一涌而出,吊在体外,晃来晃去,血流遍地;又剖开另外几位战士的胸膛,掏出鲜红的心肝。
  
  特别是政工队副队长席淑筠,土匪扒光她衣裤,掰弯了江边的一棵竹树,把她被反绑的双手栓在竹梢上,脚下又钉木桩捆住双脚,把她悬空吊起。随后,这伙禽兽嬉笑地尽情地凌辱一番,而她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无产阶级大无畏气魄,不断怒斥匪徒: “你们这些豺狼,狗强盗,。解放大军已经来到云南了,你们灭亡的日子马上就到了!”当匪首下令要刽子手用匕首割掉她的舌头,她一面挣扎,一面拼命高呼:“各民族人民团结起来l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恶霸土匪!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席淑筠同志被匪徒一刀一刀往身上剐,她强忍剧痛高呼“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残暴的匪徒惨无人道地将她活生生地剥皮、碎剐,血肉模糊,投入江中。
  陈希凯、邱为功命匪徒将遇害烈士的尸体抛入戛洒江中,在几位尚未断气的战士身上绑上大石头,沉入江底,再对着江中的尸体开枪射击。所有落入敌手的战士全部遇难,年仅13岁的小战士王道滨也未能幸免。
  
  在这次蒿芝地战斗中,连同被俘后在戛洒江边被杀害的革命同志,共牺牲20余人,其中独立团指战员16人,新平县政府干部1人,民运干部1人,炊事员1人,当地妇女会长及居民3人。在殉难的部队指战员中,有席淑筠、吕培仙、俞寿婉、施兰等4名巾帼英雄,她们面对敌人的屠刀、刑具,面对死亡的威胁,义无反顾,大义凛然,体现出她们为正义而英勇献身,为真理而奋斗的崇高革命精神,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血溅蒿芝地、血染戛洒江的壮烈悲歌。
  
经典值6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7月
276:30:29
留言访客
  丁佑君(1931--1950)四川五通桥人,出生于一个富有的盐商家庭。1947年考入成都市立女子中学读高中,并在校中参加地下党领导的革命活动。1950年1月,考入西康人民革命大学(当时在四川西部分置西康省),参加革命工作。5月,担任西昌县立女子中学军代表。8月,到西昌盐中区任青年干事,参加征粮工作。9月17日在裕隆镇被发动反革命暴乱的土匪绑架。土匪采取了拷打、全身剥光游街示众、轮奸、钢针穿乳等最残暴的方式对她进行万般折磨,要她劝说守卫碉堡的解放军战士投降。丁佑君宁死不屈,一直高呼革命口号,鼓励守卫碉堡的解放军战士战斗到底。土匪最后丧心病狂地将她在布满石子的小路上拖行半里,使其全身血肉模糊、皮开肉绽而英勇牺牲,时年仅19岁。丁佑君牺牲之后,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西昌建有丁佑君烈士陵园,五通桥建有丁佑君烈士纪念馆,胡耀邦为纪念馆题写了匾额。1987年,西昌市决定将英雄牺牲的所在地河西镇更名为佑君镇。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6年07月
318:26:5
党的女儿访客
  特别的纪念献给特别的她们,是因为她们的性别可能是最容易被敌人抓住的弱点。她们知道自己的弱点,却仍然选择了党的主义,她们在血与火的战场上,在遭受敌人凌辱虐害中所付出的牺牲更让人寒颤、心疼!
  
  我们无法探寻,年仅19岁的共青团员丁佑君在牺牲前经历了怎样的摧残蹂躏?恼羞成怒的土匪脱光了她的衣服游街示众,坐老虎凳、针刺胸部,甚至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轮奸……
  
  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的心都禁不住颤抖,每写一个字似乎都会被尖锐的疼痛划伤,不忍回首,不忍卒读。其身虽殁,其志长存。她们带着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身体走入历史,却把清澈的双眸、欣然而倔强的笑意留给后人。
经典值1
[编辑][置顶][取消]

留言置顶
榭胡:洁白莲花,于淤泥而不染
在刑讯女性时,对其人身进行侮辱。有的女性,对各种刑罚能够咬牙忍受,但对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如乳房、部,却绝对地不乐意被暴露。如这些部位受辱或受刑,则羞愧万分,难以忍受。男特务们充分地了解这一点,故意对一些女性采用此法。但也有一些女性,宁死不屈。例如,有一位女共产党员,被捕后拒不交待,特务们便以脱其衣裤相威胁。这位女性听后愤怒至极,厉声责骂:“你们有没有妈妈和姐妹l你们是不是人?你们如此无耻,连禽兽都不如l”特务们是不会怕骂的,他们强行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她吊了来,用小针刺入她的奶头,用藤条抽打她的阴部和大腿内侧,施行各种羞辱行为,其他男特务则在旁边围观取乐。至此,她狂笑到:“死都不怕,还怕你们来这一套。"她在受尽各种酷刑和侮辱之后,死在了那问黑暗的小房子中,但始终未向特务吐露一丝真实情况。
  
  丁佑君也一样,拒绝投降,除了骂几句,只能承受侮辱。但是,敌人只能侮辱她肉体,却无法侮辱她的信仰。在受尽各种酷刑的折磨和侮辱之后,壮烈就义。 丁佑君象洁白莲花,于淤泥而不染。她的精神,不应忘却。
(2011-3-15 15:06:13)
[编辑][消顶]
杜江:革命烈士丁佑军生前战友
我的父亲杜良臣,四川起义。西南解放后转入剿匪,与丁佑军烈士在同一工作组。在战场上征战6年,曾担任机枪手,歼敌上百人,在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战斗中活下来,多次嘉奖并荣立三等功。至今八十一岁高龄的父亲,常常教育作为子女的我们,要继承革命烈士的光荣传统,珍惜新中国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在每年清明来临之际,父亲常常提起、深深怀念牺牲的战友。在父亲平凡的生活中有着不平凡的经历,我深深地感到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自豪。我常常告诉父亲,好好保护好身体,在以后的生活中,我将更加努力,争取实现父亲最大、也是最后的愿望。
(2010-4-2 13:46:06)
[编辑][消顶]
巾帼颂歌:让我为你披一件暖衣
匪徒剥光你衣服羞辱,
  佑君,
  你寒风中挺立圣洁身躯,
  正告敌人的无耻,
  为信仰献身无比骄傲。 
  
  让我为你披上一件暖衣,
  为你的圣洁!
  
  匪徒残酷地折磨,
  戳烂你乳头,
  野蛮玷污你的贞操,
  几多死活,
  终始坚守征粮的秘密 
  
  匪徒震惊地问:你是不是共产党员?
  
  佑君,
  你高昂起折磨得惨不忍睹你圣洁身躯,
  “站在你面前的是共青团员!”
  
  让我为你披上一件暖衣,
  为你的坚贞
  
  
  
  
(2012-5-26 19:46:00)
[编辑][消顶]
巾帼颂歌:正规文学作品描写:丁佑君的“裸”与“奸”
《泣红传》 - 吴传之著,2001
    
     张彦华正在清庙公社大院给清庙,大明,谷风等公社的知青以及一些年轻的四清干部作关于丁秀军烈士的报告,这位当时的班长讲得很动情。暴乱发生后,他带领几个战土据守一座碉楼,保护着躲在里面的征粮干部、群众积极分子和家属。讲到匪徒们押着秀军前来“劝降”时,他带着哭腔:“刀架在秀军的脖子上,她喊:‘班长,不要怕,他们全是些毛毛土匪,只有几杆破火药枪,你们要坚守住啊!’狗土匪气急败坏,拿刀砍她,看见秀军满身鲜血,战土们心如刀绞啊,都争着要冲出去救回秀军!战士赵全宝抢先往外冲,他刚跨出碉楼门,就被躲着的匪徒一刀砍倒,跟着火药枪又打过来。这些狗日的匪徒兽性大发,他们竟在碉楼前当着众人,把秀军的衣服剥光。可秀军她仍挺着脖子喊:‘班长,你别上当,别出来呀!’后来,这些千刀万剐的匪徒,他们押着秀军光身子游街,还强奸了她……”张彦华声音颤抖着,说不下去了。
    
     ---------------------------------------
     巾帼颂歌评:
    
     作品是纪实性作品, 描写文革生活。 文中 “丁秀军”代替“丁佑君”, 仅做参考,考虑到烈士敏感性, 所以当时烈士报告会提及: 丁佑君的“裸”与“奸” 的可信度还是较大的。 那么如今呢? 这些却成为“见不得人”的
(2012-6-10 6:55:04)
[编辑][消顶]
范乐劲:党建回顾特殊历史片段(女英雄的贞操)
女人,尤其是象丁佑君这样少女,处女贞操往往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也正因为如此,如何对待女烈士失身问题尤为突出。敌人借此满足卑鄙的兽欲,又可打击女英雄精神防线,从而得到所需情报。 从历史上看,为革命失身而光荣是共识,如苏联女英雄凌辱坚贞。因为,丁佑君失身是光荣的,应从正面反映宣传。纪念馆主的观点立意既尊重历史,又有现实意义,革命先烈为革命连贞操生命都可以抛弃,那么当代那些人呢?
  
  
(2011-6-9 16:20:06)
[编辑][消顶]
最新讨论
□访客:讨论(2014-1-16 16:58:20)
□918野蔷薇:讨论(2012-6-21 16:06:11)
□巾帼颂歌:讨论(2012-6-10 7:06:39)
□访客:讨论(2012-5-2 15:28:55)
□曾祥其:讨论(2012-4-3 17:12:58)
□曾祥其:学习烈士的精神(2012-1-14 15:46:23)
□访客:讨论(2011-3-14 8:35:15)
最新经典Top 5
□访客:青春热血洒柳江---陈汉英(2016-12-20 14:34:20)
1931年,陈汉英出生在柳城县沙塘乡一个贫苦的小贩家庭,一家四口靠她的父母维持生计,家里省吃俭用,供她上学读书。
  1947年,陈汉英从沙塘小学毕业后,考入柳城县中学,可只读了三个学期,就因家庭贫困被迫退学了。终于盼到了解放,陈汉英入昌潍中学读书,不久,她瞒着家里跑到柳州,考进了柳江县干部培训班,参加了革命。陈汉英在柳江县干部训练班学习结束后,分配到本县百朋区工作。
  1950年2月,陈汉英下乡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减租退押。刚刚解放的时候,柳州的土匪活动还很猖獗。在百朋区有个土匪头子韦代煊就带头搞土匪暴动,杀死了工作组的四名同志,抢走了两万斤粮食。
  4月22日,土匪围攻二区里团村农会,几个工作组员在还击中受伤,被困在屋里。陈汉英主动要求回区报信,工作组叮嘱她报信后不用再来了。陈汉英回区里送信后,已经十分疲劳,但她看到出发增援的解放军和区中队不熟悉道路,又主动要求带路。
  区长要她留下休息,陈汉英坚决要求同去,在她的坚持下,领导终于让她随同队伍,带路去进剿土匪。陈汉英立即背上枪,跟着队伍一同出发了。
  队伍开到村边,土匪的子弹就朝他们扫射过来。陈汉英为了抢救负伤的同志,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叭”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陈汉英左肩打进,穿过后背,她摔倒在田边,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裳。
  战友们看见陈汉英负伤,急忙过来抢救:
  “你受伤了,我背你走。”
  “你不要管我,去救村里被困的同志要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陈汉英坚强地说。
  战士们集中火力进攻,消灭了土匪,救出了被困的同志。陈汉英也被送到了柳州军医院治疗。区里召开剿匪庆功大会,给陈汉英记了大功。
   陈汉英伤势未好就返回县城。县委照顾她,分配她在县城机关工作。她坚决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练,并于当天回到二区政府。
  1950年6月30日,陈汉英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入团以后,陈汉英见同志们下乡征粮,又争着要去。因她臂伤未好,同志们不同意她去。她又去找区长,区长开玩笑说:
  “等你能吃三碗饭(指身体完全康复)再去。”
  陈汉英硬是当着区长的面,一口气吃完三碗饭。区长没法,只好同意与同志们一起下乡去了。
  在革命队伍里,陈汉英一贯艰苦朴素,穿草鞋,披烂棉衣。笔记本用完了按规定可以再领,她却用废纸自己装订成小本子代用。当时除吃饭、穿衣外,每个干部每月只发旧币3000元作零用,她却能节省下来,常常拿出来支援其他同志。
  1950年7月24日,二区领导同志见陈汉英伤口复发,决定送她回县检查治疗。她随同六区区长走到六区双桥街,当夜还参加双桥街的妇女活动。陈汉英回城的消息不幸被土匪知道了。第二天,她独自一人由六区前往县城,当走到岭背村拐弯地方,路边埋伏着的五六个土匪突然向她猛扑过来……。
  陈汉英被抓后,押送到五福村土匪司令部里。土匪师长钟瑞群亲自审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陈汉英!”
  “你们区有多少人?有多少枪?”
  “很多个人,很多支枪,每个人都有两支,子弹满满的,有本事你们就去!”陈汉英回答。
  “共产党有什么政策?”土匪又问。
  “对你们土匪,只有投降,才实行宽大政策。” 陈汉英回答。
  土匪再问别的,陈汉英闭口不言。
  土匪师长暴跳起来,凶相毕露地拍着桌子吼道:
  “他妈的,你这个土共,不讲老子就毙了你!”
  “要杀就杀,就是不知道!”陈汉英蔑视地冷笑着。
  土匪想不到一个年青姑娘居然这么倔强,气急败坏的吼道:
  “把她给我吊起来!”
  土匪把陈汉英反手吊了起来,扒开衣服,毒刑拷打。陈汉英痛得一次次昏死过去,但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哼,使土匪一无所获。
  土匪没了办法,只好把陈汉英从梁上放下来,温言软语劝她投降,还叫另一个被抓来的女人劝她顺从土匪。陈汉英不为所动,大义凛然地说:
  “要杀就杀,我革命就不怕流血!”
  土匪一招不成,又使一招。他们把一批老百姓赶到照村祠堂的空地上,把遍体鳞伤的陈汉英押到祠堂前,恶狠狠地说:
  “今天抓到一个女共匪,让她给你们坦白,共产党是怎样杀人放火,共产共妻的!”
  陈汉英对群众喊道:“乡亲们, 不要听土匪造谣!共产党是为人民办事的,只有他们土匪才杀人放火,祸害乡里!……”
  土匪连忙把陈汉英拖走,再次把她吊起来,打得死去活来。
  1950年7月27日上午,解放军和工作队把土匪包围了。土匪在溃逃中,把陈汉英五花大绑押到人情山下的冲沟里,无耻地剥光她的衣服,用尖刀指着她的乳房,狞笑地威胁说:
   “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不然就剖开你的肚子!”
  “要杀就杀,你们这些土匪,等着解放军来消灭你们吧!”陈汉英怒骂土匪接着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
  喊声未落,土匪罪恶的钢刀就刺进了她火热的胸膛……。为了捍卫党和人民的利益,陈汉英献出了自己刚满19岁的年轻生命。
   在柳江县拉堡镇的革命烈士纪念塔上,刻着陈汉英同志的英名。人们称她是柳州的“刘胡兰”。每年的清明节,成百上千的青少年来这里扫墓,缅怀这位年轻烈士的英勇事迹。
  

□918野蔷薇:满江红·丁佑君之歌(2017-1-1 13:48:38)
[918野蔷薇原创]
  
  觉悟杰出,
  闹革命,
  舍家弃贵。
  考干校,
  团员模范,
  赞扬成对。
  师表助民情有义,
  征粮斗霸危无退。
  讲学习,
  效女烈坚贞,
  行能兑。
  
  乡亲爱,
  夸聪慧。
  绅匪恨,
  怀蝎祟。
  暴乱遭魔掌,
  厉责敌罪。
  凌辱酷刑彰赤胆,
  豪言激励留白粹。
  洒热血,
  谱奉献之歌,
  十九岁!
  
  
  
  

□访客:一个平凡的人,一个高尚的人——忆滇中丹娘席淑筠烈士(2016-7-29 13:59:21)
席淑筠(1930一1950)女,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4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西南联大附中,在此期间,深受民主战士闻一多先生的影响,参加罗广斌等组织的“燎原社”。1947年初,参加云南地下党领导的“云南民主青年同盟”,并被推选为“学生自治会”领导成员。此时,学生革命运动正在昆明全面展开,作为发动者和组织者的席淑筠,也和大家广起积极投身到运动的洪流中去。1948年初,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同年7月15日,淑筠因参加全市的罢课斗争,在南箐中学被捕,又被强迫送入变相的集中营“夏令营”。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席淑筠和同学们一起,把“夏令营”当作对反动派进行斗争的又一战场,继续与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粉碎了敌人的多次欺骗和利诱,保护了组织,也保护了同志。后来,她又以良好的成绩,考入求实中学,坚持了近1年的读书和革命斗争。
  
  1949年9月,“九?九”整肃事件发生,白色恐怖笼罩昆明,席淑筠和一些已暴露了身份的共产党员、“民青”成员,在昆明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秘密转移到滇中革命根据地一新平,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滇中独立第一团,在政治部担任文化教员和民运工作。
  
  12月9日,云南和平解放,但反革命立场不变的匪首李润之,反对人民政权。为配合解放全省的胜利形势,牵制和打击李润之土匪武装,12月中旬,团部组编政工队,她积极要求参加,经领导批准,随独立团一营一连及政工队进驻蒿芝地。1950年1月6日凌晨,李润之匪部300余人,突然偷袭蒿芝地,在战斗中,她和政工队员们拿起砍刀、斧头、木棒,与匪徒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搏斗,先后砍伤了4个匪徒。在紧张激烈的战斗中,由于众寡悬殊,席淑筠终因负伤过重失去知觉,不幸落入匪徒魔爪。
  
  被俘后受尽了皮鞭抽打,但她坚贞不屈,愤怒痛斥土匪的残酷暴行,高呼口号。
  
  目睹者回忆说,两个女同志站着被拴在两株较大的万年青树树上,吕培仙个子矮,肤色较白未戴帽子,头发散乱,上着衬衣前襟敞开,着长裤脚穿布鞋。席淑筠个子高、头发蓬松散乱,未戴帽子,上着汗衫已破烂,胸部袒露,下着长裤脚穿布鞋,两只乳头上各拴着一根麻线。有一个匪徒大声叫骂着,用力拉扯麻线,问:“痛不痛”?保长陶彦彬的母亲手拿一枚缝衣针刺入席淑筠乳房,嘴里骂着:“单你们认得吃饭,我们认不得吃饭……。”
  
  席淑筠指出:“你们只有归顺人民,才是出路,反革命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李崇安骂道:“你不投降,就剥你的皮,剐了你!”
  
  淑筠毅然回答:“革命者,头可断,血可流,决不投降。”
  
  李崇安气急败坏,命陈希凯、邱为功把席淑筠及其战友们押到戛洒江边,剥光了他们的衣服,把他们反绑双手吊在或捆在树上。还持枪强迫附近的老百姓来看他们杀人,敌人对席淑筠等人狞笑着吼道:“你要断头,我叫你慢慢断;你要流血,我让你慢慢流。”
  
  匪首把手一挥,匪徒们怪叫着用匕首切开几位战士的肚子,肠子一涌而出,吊在体外,晃来晃去,血流遍地;又剖开另外几位战士的胸膛,掏出鲜红的心肝。
  
  特别是政工队副队长席淑筠,土匪扒光她衣裤,掰弯了江边的一棵竹树,把她被反绑的双手栓在竹梢上,脚下又钉木桩捆住双脚,把她悬空吊起。随后,这伙禽兽嬉笑地尽情地凌辱一番,而她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无产阶级大无畏气魄,不断怒斥匪徒:“你们这些豺狼,狗强盗,。解放大军已经来到云南了,你们灭亡的日子马上就到了!”当匪首下令要刽子手用匕首割掉她的舌头,她一面挣扎,一面拼命高呼:“各民族人民团结起来l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恶霸土匪!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席淑筠同志被匪徒一刀一刀往身上剐,她强忍剧痛高呼“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残暴的匪徒惨无人道地将她活生生地剥皮、碎剐,血肉模糊,投入江中。
  陈希凯、邱为功命匪徒将遇害烈士的尸体抛入戛洒江中,在几位尚未断气的战士身上绑上大石头,沉入江底,再对着江中的尸体开枪射击。所有落入敌手的战士全部遇难,年仅13岁的小战士王道滨也未能幸免。
  
  在这次蒿芝地战斗中,连同被俘后在戛洒江边被杀害的革命同志,共牺牲20余人,其中独立团指战员16人,新平县政府干部1人,民运干部1人,炊事员1人,当地妇女会长及居民3人。在殉难的部队指战员中,有席淑筠、吕培仙、俞寿婉、施兰等4名巾帼英雄,她们面对敌人的屠刀、刑具,面对死亡的威胁,义无反顾,大义凛然,体现出她们为正义而英勇献身,为真理而奋斗的崇高革命精神,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血溅蒿芝地、血染戛洒江的壮烈悲歌。
  

□ever19:被下流土匪疯狂迫害后,年轻女英雄做出了惊人举动!让国人泪奔(2016-6-18 9:24:18)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标志解放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但并非全国各个地区都完成了彻底的“解放”。在许多边远地区和偏僻乡村,依然存在着土匪活动,家族势力,黑道组织等等,这对于当地农民的生活产生极大的影响。为了应对这一现象,国家建国初会往这样的地区分配一些优秀党员去进行行政工作和党的宣传教育。
  西昌当时就是一个这样的地方,土匪横行,杀人如麻。为此,1950年5月下旬,党组织派丁佑君到西昌工作,作为一个此时才十九岁的女孩,她不是不知道此地的危险所在,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她义不容辞。到达西昌,先任西昌市县立女子中学军代表,8月又被调任到西昌县盐中区任青年干事,参加征粮工作。当时的盐中区虽已解放,但土匪的活动仍很猖獗。她常常冒着生命危险,往返数十里,深入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开展征粮工作,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讲解革命道理,教唱革命歌曲,经过她的一番努力,各方面的工作都做的很出色,跟当地群众们也相处的特别融洽,渐渐的群众都亲切地叫她“丁代表”、“丁姐姐”。
  只可惜,灾难还是降临在了她的身上。1950年9月17日,她到裕隆镇征粮,不幸被土匪绑架。土匪们早就对她在此地的行为不能容忍,对丁佑君进行了百般摧残,企图让她们成立在此地的共产党组织撤离此地但她却宁死不屈。之后残暴的土匪们竟卑鄙下流地将她剥光衣服游街示众,并将她四肢捆绑在柱子上,发疯似地用皮鞭、棍棒抽打,施老虎凳、将钢针穿过乳头插进乳房,甚至丧尽天良的轮奸、用枪击穿她的左胸。但她面对严刑拷打依然毫无惧色、宁死不屈。
  1950年9月19日,土匪们围攻盐中区公所,将丁佑君押到碉堡附近,妄图利用她劝说坚守碉堡的战士投降;面对敌人的威胁,丁佑君视死如归,鼓励坚守碉堡的战士坚持到底,不要投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拥护毛主席!”恼怒的土匪最后向其开枪,丁佑君被杀。但万恶的土匪还不甘心,竟然提起她的双脚,将她在凸凹不平的地上拖了半里多路,直到全身被粗砺的石子擦得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又将她丢弃在荒野中。伟大的青年共产党员丁佑君英勇牺牲,时年仅19岁。
  丁佑君坚韧不拔的斗志和视死如归的豪情激励了当地的老百姓,他们也不愿再受土匪们的压迫。很快,当地百姓和一些正规部队开始了当地的剿匪活动,历时一个月终于扫清了当地反动势力。丁佑君的坚定和执着精神也将永远激励着人们。
  1951年5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签发了毛泽东署名的《革命烈士证》。2011年,丁佑君烈士荣膺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乐山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高一:侮辱得了我的肉体,侮辱不了我的信念(2016-6-18 22:03:47)
王承荣,女,丘北县锦屏镇人,1931年4月2日生于四川省岳池县沽泉村。父亲在她出生前两个月,因地主逼债逃到丘北县城做小生意维持生活。6岁时,随父亲到丘北定居。8岁进云程小学读书,1946年小学毕业。
  
  1949年4月,在曹志华老师的影响下,王承荣参加山心(今平寨辖区)民运工作队,被安排。她和曹志华被安排在到竹箐小学任教和做宣传发动群众工作,建立农会、妇女会、民兵、儿童团等组织,开展征粮、减租减息、清匪反霸。同年8月,国民党军扫荡丘北,王承荣随丘北工作团到罗平学习培训。10月,在罗平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月底,工作团回到丘北,她仍被安排到山心区工作。这期间,她与其他同志一道,积极深入各村健全巩固农会、妇女会、民兵、儿童团等组织,开展征粮、减租减息、清匪反霸等工作。特别是在清匪反霸时,王承荣与其他同志在布红深入走访群众,搜集恶霸地主余正品家的罪恶,组织受压迫的群众控诉斗争其母余杨氏。后来,政府依法逮捕作恶多端的余杨氏。从此,余家对王承荣等恨之入骨。她们白天上课,夜晚在山心地区办夜校,宣传党的政策和革命形势,教青壮年学文化,唱革命歌曲,并且说服妇女破除裹足陋俗、剪长发,宣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等政策。
  
  1950年4月,山心区划归砚山县,区政府从布红迁移到阿基,王承荣任阿基任区妇联主任、机关团支部委员。不久,发生土匪暴乱。阿基区的大小村寨经常有土匪出没,特别是原山心区一带,又成了余正品等土匪恶霸的天下。但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王承荣不怕苦,不怕牺牲,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经常在布红、法白、的米、岜六等一带土匪窝里开展工作,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
  
  1951年2月7日(农历正月初二) ,王承荣等同志到竹箐了解匪情,并协助村干部建立健全巩固农村政权及各种群众组织。这时,特务关文祖,土匪头目罗茂林、张自全、何良武、李毓章等数百人皆鸠集山心地区,正勾结当地匪首余汝珍、刘兴福、余正品等准备暴乱,攻打阿基区政府等地。2月10日,王承荣与另外俩女同志余正桂、唐绍和,由于叛徒出卖,不幸在到竹箐小寨了解匪情和做村政权巩固工作时被俘。土匪把她王承荣五花大绑,将她们押到岜六。这真是“枪响瓦片飞,屋内冷冰冰,误入奸匪计,叛徒开大门。”
  
  当晚,凶恶的匪首余正品兄弟把王承荣吊在房梁上拷问,逼问她区政府负责人跑到哪里去了?阿基区政府里有多少人?多少枪?王承荣始终只回答:“不知道!” 余匪用下流手段审讯,以少女贞操企图威逼王承荣屈服。王承荣大骂余匪无耻,身受奸污仍然拒绝诱降。回到牢内,王承荣鼓励同室关押的俩女同志说:“我们既然参加革命,就要像革命者的样子,不管敌人使用任何酷刑,都不能泄露党的秘密,甚至牺牲,也要死得有骨气。” 肉体上,精神上倍受折磨,坚贞不屈的决心,尤其可贵。
  
  2月13日,关文祖、张自全等股匪要到广南投靠王佩伦,土匪把王承荣后来又押到布红交给余正品处理。余正品为报其母被斗、被关之仇,指使打手用大铁链锁住王承荣的脖子拉到布红街上的一棵柿子树上吊起来,用枪托捣、皮带抽、木棒打,并说:“只要你说声共产党坏,就放了你。” 她被打得死去活来,舌头伸得很长,汗水象瓢泼一样流下。每当她昏死醒过来之时,都挣着呼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后来,匪徒们把她拉到布红石洞小庙里,用铁链子捆在柱子上。晚上,余匪及其爪牙们吸足了大烟,激起野蛮的兽性,毫无人性将王承荣拉到布红的套果丫口,余家的七棚内,卑鄙下流地轮番奸污。当她奋力反抗时,匪徒们将她手脚反捆成四马拴蹄,无法移动反抗。王承荣受尽毒打和侮辱,仍坚贞不屈,怒骂:“你们的末日快到了!”
  
  2月14日,土匪把王承荣押到拉岜。余正品又施软计,亲自给她开链松绑,假惺惺地对她说:“只要你写一封信到砚山,叫政府把我妈放回来,我一定把你放回去,要多少枪,多少大烟,多少银子,我都愿出。”遭到王承荣严词拒绝后,余恼羞成怒,马上命令匪徒把她捆在柱子上,锥子扎,烧红钳烙她。。。。。白天把她捆在柱子上,晚上拉到山下轮奸。
  
  几天里,土匪将王承荣白天拉到街上“示众”,晚上拖回轮奸发泄兽欲。
  
  2月16日那天,天色阴暗,雪花纷飞,寒风刺骨。土匪将王承荣赤身裸体五花大绑,用铁链套住脖颈示众。有位潘奶奶和一个大嫂去看她,心疼地脱下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但丧心病狂的土匪又把衣服扯去,并下流地侮辱她。王承荣使尽全身力气大骂道:“你们这伙豺狼,侮辱得了我的肉体,侮辱不了我的信念,你们的末日快到了!”
  
  
  面对匪徒们令人发指轮奸凌辱,拷打折磨,王承荣始终誓死不屈、意志如钢。2月17日早晨,天色阴暗,雪仍在不停地下。王承荣被匪首徒五花大绑,用铁链套住脖颈拖着,向布红村套果垭口走去。她知道土匪就要对她下毒手。到了垭口,她站住了,朝家乡方向久久凝视。然后对匪徒说:“土匪们,你们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在这山梁上,我看得更远。不等几天,我就会看到你们这群豺狼的末日,看到你们一个个被打死!”丧失人性的土匪割下她的头皮, 割去她的一只耳朵和一只乳房,赤身裸体游街,最后押到布红村的套果丫口杀害。临刑前,王承荣早已视死如归,仍然继续痛骂斥土匪的暴行。
  
  布红村的群众非常悲痛,几个彝族妇女和她们的丈夫一起偷偷把王承荣的遗体草草埋葬。剿匪部队来到布红,买棺重新人殓。
  
  1951年5月,中共砚山县委员会、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砚山县委员会、砚山县妇女联合会分别发出通知,号召全县青年、妇女以至各族人民向女英雄王承荣同志学习。同月,报经西南军区批准,授予王承荣“模范青年团员”称号,并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革命烈士。
  
  
  


注册|登录|联系|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