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
2521:57:37
哼!哈!哼!哈!
  从3月20日左右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在转运砖块。本来已经完成任务,可是又要忙活几日。我母亲在十几日之前用旧砖块堆积成一个简易的墙头,可是21日 22日,23日,小海北村下雨了,起初不大,后来雨势有些增强。24日,用旧砖块堆积成的墙头倒了,是堆积成的,而没有用粘土或者水泥沙子粘连。其实,盖房用的新砖块,我已经转运七千五百块块左右,我也没有一块块数,我粗略统计,应该转运了七千五百块左右。盖两间商品房,差不多,已经够数。可是,我母亲用旧砖块堆积成的简易墙头倒了,就地上乱的很,我还得忙活几日,我不能对自己的母亲发脾气,只能忍着,只能自己慢慢地干活,再多干几日就是了。
  盖房用的新砖块准备到位,也不能盖房,为什么?三舅于洪林进天津大医院做手术,这件事让我揪心,我只能把盖新房的事件向后推迟了,只能这样办。我征服了几千年军事历史,脾气大长,但是在长辈面前,我表现的比较低调一些,尽量保持克制和忍让。
  查看以前的留言,是张作霖纪念馆的留言,我说过我这双手不会随便干活,其实,我帮着我父亲筹划的两间房子,不是普通民房,又是一套商品房,想对着小海北村主干道留两个门,每个门双开宽2米左右,或者宽1米六左右,具体多宽,还没有确定,总之,我想留大门,干什么呢?“手机店”“村中饭店”都可以。我这个脑子可不是白给的,在爱情方面,我可能是一个傻子。
  我亲自动手了,说明这两间商品房很有价值。我家里有商品房,其中一套长17点五米,这套房子,是我画的图纸,虽然在中学就读期间,不喜欢画画,但是,我还是画了图纸。这套房子的北面是“包子店”,中间两间是“早点大饼”,一个多月之前,才停业。我父亲出租给外地人做生意。南面还有一套房子长26米6,我住在北面的一套房子。
经典值4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222:1:17
哼!哈!哼!哈!
  2011年,我晚上上夜政,前半年看历史书,
  更正为:
  2011年,我晚上上夜班,前半夜看历史书,
  几千交大大小的战役
  更正为:几千次以上的大大小小的战役,
  有人说在抗日时期就发动了一万五千次大大小的战役,我不是研究中共历史的专业人员,以前说过,我只喜欢研究古代军事历。当时,我说几千次以上的大小战役,也只是粗略估计。我说的是实话,中共没有发表过一篇军事文章。古代军事文章主要有三种。2011年,我在国博阅读的史书也有好几种,基本上是繁体字出版的旧版本书籍。(就是民国之前的排版方式)
  我并没有欺骗玩戏弄尹艳臣。
  更正为:我并没有欺骗戏弄尹艳臣。
  尹艳臣是大专毕业,并且当时还比我大两岁,我也不可能骗她。要说骗字,还是尹艳臣骗了我呢。我和尹艳臣,只对话一次,不是在办公室,也不是在生产车间,而是在厂房外面,也就是广场,是公司内部的广场,是进出停留大型货车的地方,我问尹艳臣:“我冒昧的问你一句?你有对象了吗?”尹艳臣对我说:“没有。”我对尹艳臣说:“哦,你回厂房吧,我不打扰了。”当时也就说了几句话,最多没有超过三句。尹艳臣背后说我sha.我不傻,而是内心矛盾重重,想寻找纯洁真诚的爱情,可是,内心又不能忘记于海婵,并且哪个时候也在想起如梅,在小海北村小学就读期间,如梅的表现也挺好。总之,哪个时候,面对爱情,让我困扰的很,不能快速有力地“抉择”,最后只好选择放弃一个又一个大好的“机会”。
  我是傻吗?在爱情方面,是傻,在军事历史方面,我是傻吗?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221:44:14
哼!哈!哼!哈!
  战略撤退的目的就是返回吴国,而是在战略撤退当中“寻找战机”,
  更正为:战略撤退的目的不是返回吴国,而是在战略撤退当中“寻找战机”,
  其它错字丢字之处,不再改补之。
  21岁刚刚中专毕业不久,在中专就读期间,正在忙于学习“专业知识”,根本没有时间看史书。现在想一想,这都是“玉皇大帝”旨意。
  如果2000年,我结婚了,或者2001年,我结婚了,哪么孩子老婆一家人都等着我供养呢,可能还有精力财力“研究军事历史”?哪是不可能的。既然“玉皇大帝”的旨意是让我踏上“好把旧书多读到”的道路,哪么必须会在命运按排中阻止我“早婚”。
  陈炳娟,尹艳臣,张立柱你们知道21岁的我是如何认知爱情的吗?就是想专一的爱一个女人。本来,我对尹艳臣也有好感,尹艳臣真的像于海婵,身高像,脸型也像,发型也像,小时候于海婵是长发,可是上中学的时候,于海婵把头发剪短。我17岁曾经去了一次于京村,在三舅于洪林家北门口看到了于海婵的身影,虽是近视眼,,但是两家的距离不远。当然了,哪个时候的心已经有点凉了,哪个时候的心对于海婵产生了恨的想法。可能不恨吗?小时候是于海婵主动来到我身边,主动要求我和她成为好朋友,可是长大成人,于海婵说变心就变心,详见张作霖纪念馆留言,不再细说这些事。
  有时候,我还想?我为什么出生?为什么?在唐山市欣金昌公司上班期间,我的心越来越烦,不是工作方面的,而是爱情方面,想追求纯洁真诚的爱情,可是心里还总是想着于海婵,让尹艳臣代替于海婵,是不可能的,我的心办不到,观察尹艳臣几次之后,发现她和于海婵还是有很大不同之处。况且,工人也告诉我尹艳臣已经和张文斌订婚,是叫张文斌还是叫张斌,我不知道,张文斌和我不是一个单位的,况且我和他几呼不打交道,张文斌是负责管理前处理喷漆车间,而不是包装组即包装车间,张文斌好像是组长或者主任。总之,我并没有欺骗玩戏弄尹艳臣。我和尹艳臣也只是对话一次,也只是说了一两句话。在工作期间,有急事传递转告,尹艳臣直接告诉包装组带班的,当然,有的时候,我也会在旁边,总之,我不喜欢与女工人或者女同事过多谈话。并且,我还有一个习惯,张立柱与陈炳娟都应该晓得,我不喜欢与女同事走得太近,甚至都不喜欢与女同事说话。我与女同事说话的次数,都可以用手指头来计算。我更不可能主动接近女同事,都是女同事主动接近我,当然不是搞对象,而是“转告传递”上级领导的按排或者指示及工作当中要注意的事项。
  我现在和21岁相比较看,哪简直就不是一个人,现在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大。我在国家博物馆上班期间,就发脾气。2011年,我晚上上夜政,前半年看历史书,后半夜累了,要睡觉,要睡两个小时,结果被巡逻人员发现了,他跺脚大喊一声,把吓醒,我当时“暴跳如雷”,用手指头指着他,把他训斥了一顿,他是“武警”转业,他当过兵,身高一米九五,是内蒙古人,他跑了,再也不敢来到我身边。我在国家博物馆上班期间,就不服管教,我征服了几千年军事历史,是任何人都不能训示的。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不大,这件事之后,我依然如初的在国家博物馆上班一个月以上,可是,后来,我白天上网吧打开袁将军纪念馆留言说:“中G指挥发动了几千交大大小的战役,却不发表一篇军事文章,对中国军事历史一点都不懂。”就由于这件事,国博主管不让夜班人员坐椅子,其理由是国博丢东西,不让看书 看报纸,当然这条规矩不是只针对我一个人,而全体夜班员工。如果国博允许晚上看书,哪么国博真是一个学习历史的好地方,晚上大厅很亮,四周又是静悄悄的,真好。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221:7:14
哼!哈!哼!哈!
  我说的是21岁表现的很好很好,而不是现在。我说现在是一个好人吗?征服几千年军事历史的人,能说自己是一个好人吗?我现在可没有说自己是一个好人。
  在小海北村小学就读期间,我是一个快乐开朗的男孩子,遇到开心事的时候,我也会露出微笑。可是自从初中二年级下半年听到于海婵和中学同学搞对象之后,哪一颗心就变得“暗淡”,开心就好像成了历史一样,开始沉默寡言,不爱与人说话聊天,露出笑脸的次数,哪是太少太少了,不能说一次都没有,话不能说的太绝,可是,即使在一年当中笑一次或者两三次,哪也是一种“假笑”,很有可能是为了缓解郁闷的心情。总之,初中二年级之后,我就不喜欢笑了,后来更不喜欢笑了,不只是于海婵的影响,还有“军事历史”对我的影响。
  军事历史真的没有“对与不对。”中国的学术界一向推崇《孙子兵法》,其作者是谁?学术界一直争论不止,主要观点有四个。就算是《孙子兵法》的作者是孙武。可是孙武是一个好人吗?《孙子兵法》在世界兵坛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十几年前,我也阅读了《孙子兵法》,并且当时还能背诵九百个字左右,现在都忘记得差不多了。这部兵书在世界的知名度很大,是不是孙武所撰写,暂且不论,暂且不评论。总之,孙武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咋好。春秋战国时期也是中国历史上战乱比较频发的时期之一。春秋时期,孙武帮着吴王攻打楚国,称霸淮河长江流域。当时吴王还挺着急,想立刻发兵攻打楚国,可是孙武和伍子胥夜观天像,又查看“太岁”,又用“八卦(三百八十四爻变)占卜”,然后劝吴王暂时忍一忍,再等三年,又等三年,最后孙武和伍子胥对吴王说:“时机成熟,可以大举发兵。”可是在大举发兵之前,孙武就建议吴王派小股军队袭扰边境线上的楚国军民。吴国出兵的主力部队有三万人,唐 蔡等仆从国出动了两万人,现在身边没有历史书,也没有带着笔记本,可能讲的不太准确。楚国当时是南方的一个大国,军队有三十万左右。楚国得知吴国纠集唐 蔡等国一起大举入侵,于是调动集中了20多万楚军“迎战”。面对如此众多的楚军,孙武感觉胜算不大,真正有战斗力的军队只有三万人,两万仆从军要大打折扣。孙武一再建议吴王向后撤退,战略撤退的目的就是返回吴国,而是在战略撤退当中“寻找战机”,一直退到“bai举”就不再退,因为楚国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不再细讲军事历史,简明扼要地说,孙武帮着吴王攻占楚国的都城之后,都干了什么?
  中国的学术界和军界一直把孙武吹捧为圣人。从“道德伦理”来讲,可是他和1937年攻占nai京的ri军又有多大不同之处呢?纵兵抢掠,还纵容将士抢夺nvzi.不是本人不认字,而我不想打出这些字。这部书最好不是孙武所写,是他所写,哪么这部书就可以掩盖他所犯下的一切过错了,是不是?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220:32:48
哼!哈!哼!哈!
  我21岁在唐山市欣金昌公司上班期间,表现的很好。哪个时候,我还没有征服几千年军事历史,张立柱训示我的时候,我只会说:“是!是!是!”我在张立柱面前表现的“唯唯诺诺。任其摆布。”张立柱是我的上级领导,也算是一个小头头。哪个时候,刘子龙是“品管中心”的负责人,也就是科长。品管中心有十几名品管员。具体人数,我现在也忘记了。品管员就是检验员。现在,张立柱要是敢在我面前“训示”我,我很有可能“暴跳如雷”。这就是一个人的变化。在唐山市欣金昌公司上班期间,我没有骂过一个女工人,更没有骂过一个男工人。
  现在回忆,有一日,生产车间包装组的组长(后来他又升职为副主任)来到我身边,他怒气冲冲(板着脸,表情不好)地对我说:“海龙你骂人。”我回复他说:“我没有。”他又语气坚定生硬地对我说:“海龙你骂人了。”这个时候,我也怒气冲冲地加强语气地问他:“这是谁给我造的谣?你在生产车间带班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我来公司上班也有好两个月以上,你看看我哪一日讲话带一个脏字?”他对我说:“刚才有一名工人向我告状,说你监工的时候,你骂哪一名工人是驴教不改。”我对他说:“我监工的时候,他不好好干活,我说他好几次,他都不听,我就说他是屡教不改,不是驴教不改。”他又对我说:“哪一名工人向我告状就说你骂驴教不改。”看到生产车间组长(后来升职为副主任)要向我找茬,是要找事。我对他说:“你调查调查,我来这里工作也不是一日两日,我对任何人说话都不带一个脏字,哪是上午工人干活,在包装成品,哪个时候,传送带打开着,打包机也打开着,机器产生的轰鸣声,让他的耳朵不好使了,他的耳朵是听错了。”听到这些话,生产车间的组长(后来升职为副主任)只好返回办公室,不再与我纠缠。就遇到了这一次麻烦事。
  陈炳娟,尹艳臣,张立柱(男),我在公司上班期间,表现的不好吗?好不好?人人皆知。哪是21岁,现在我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征服了几千年军事历史的人和平常人就是不一样。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122:2:47
哼!哈!哼!哈!
  我又不是大老板,也只是打工的,在我身上也不可能捞到油水,况且这位山东工人也有五十多岁了,又是踏踏实实地劳动者,他不要能骗我。
  更正为:
  我又不是大老板,也只是打工的,在我身上也不可能捞到油水,况且这位山东工人也有五十多岁了,又是踏踏实实地劳动者,他不可能骗我。
  其它错字 丢字之处,不再修改。
  这件事发生之后,又过了几日,也就是几日之后,这位14岁小姑娘的姐夫亲自和我谈这件事了。研磨车间的质检员也是一位山东男人,他的学历是大专,这位山东男人也有四十多岁了,甚至有五十岁左右,总之皮肤黑,显得有点老,研磨车间有两位持检员,都是男同志,一个上白班,一个是上班,两个人打替班。研磨车间的质检员和我的关系还可以,他经常让我帮忙,他经常主动向我靠近呼,让我帮他照着点,他曾经对我说:“你哪里的活不多,你哪里的工作量不大的时候,你就来我这里看一看。在研磨车间担任质检员,确实很忙,不如包装组容易管理监督”后来,也就是和14岁小姑娘谈话之后,又过几日,我和14岁小姑娘的姐夫直接对话,他主动来到我身边,主动亮明身份,他对我说:“我是14岁小姑娘的姐夫,她是我的小姨子,她的姐姐也在这个车间,她和你想搞对象的事,我也知道了。可是她岁数太小了,你要想和她结婚,应该再等五年,五年之后,你们俩上就可以结婚了。”他看到我没有吱声,没有吭声,他就是14岁小姑娘的姐夫,他又紧跟着问我:“你多大岁数?”我回答他:“我现在21岁”他回复说:“哎呀你岁数不小了,我21岁的时候都和她姐结婚了。你要是着急的话,两年之后就可以和我的小姨子结婚。”我对他说:“两年之后,她也只有16岁,还不到18周岁,还是不能领取结婚证书。”他对我说:“结婚证书,可以先不领,但是必须得动家族,两方家族必须得吃喜饭。””我又问他:“彩礼钱就不要了?”他对我说:“我娶她家, 我花了两万块钱,你和她结婚,你看着给吧,彩礼钱,你看着给,你和她谈。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你现在可以和她培养感情,你有时间了,你可以约她一起看电影,一起吃吃饭饭,两人多聊聊,有了感情之后,彩礼钱你就看着给她。”我对他说:“这么大的事情,我得再考虑考虑。”他对我说:“好吧,一两日之后,你给我回个信。”可是,我没有给他回信,也就是拒绝了这门婚事。再后来,我就不愿意来研磨车间,有十几日,都不想来研磨车间,就是躲着14岁的小姑娘和她的姐夫。这位小姑娘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现在应该有30岁左右,我估计她早已经有结婚生子。
  后来,有一天,在包装组,有一名男工人和其他男工人说话,正好让我听到了,这一名工人向其他工人说:“我上中学的时候哪简真是太帅,太有风度了,有好几个女同学追求我”听到这些话,我对他说:“你吹什么吹?我来欣金昌公司还不到一个月,就有一个14岁的小姑娘看上我,并且让一位50多岁的中年人做媒人向我示爱,她的姐夫直接向我说起这件事,我都拒绝了。我比你有魅力。”这一名男工人对我说:“你傻。”我问他:“你为什么骂我傻?”他对我说:“现在有很多青年男女搞对像,都是先同居后结婚,小姑娘既然喜欢你,你就应该答应她,先给她办了,先占有她,以后结婚不结婚都不重要了。”听到这些话,我怒气冲冲地对他说:“你也太缺德,我要是这样做,哪就是毁了人家一辈子。”
  在爱情方面,可能是有点傻,表现的是有点傻,可是陈炳娟就喜欢这种傻劲,陈炳娟让张立柱做媒人向我示爱,这件事,我在张作霖纪念馆留言中也说了。详见张作霖纪念馆留言。
  我在唐山市欣金昌公司上班期间,没有骂过人,更没有打过人,甚至都没有发过一次脾气。对领导 工人讲话都是文明的,不带脏字。我是曾经和女工人说过话,但是次数不多,我没摸过女工人的手,更没有对女工人动手动脚,说几句话,说几句文明话是太正常太正常。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121:23:16
哼!哈!哼!哈!
  我在唐山市欣金昌公司上班期间是什么表现?
  表现的太好太好了,简直是一个大好人。当然了,好人往往给人的感觉有点傻。
  详见张作霖纪念馆留言,6月20日,我提起了哪一个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14岁小姑娘,这是我21岁遇到的一个极好极好的大好机会。现在这位小姑娘也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应该有31岁。她的名字叫什么?当时,可能问了,也可能没问,总之现在忘记,哪个时候,我和她只说了一次会,并且哪一次只对她说了几句话,我就赶快离开了,可是哪一个五十多岁的山东男子看到我和她谈话结束之后,五十多岁的山东男子又在后面紧跟着我,一会功夫,就跟上来了,他又露出了哪一副“像”“汉jian收到钞票(备注:贿赂)一样的笑容,这副笑容让我恶心,我这个人是不喜欢笑的,更讨厌有的人在我面前笑,当然了,我的亲朋好友可以在我面前笑,只要不是哪种“耻笑”的“藐视”“嘲笑”,哪就可以,就可以忍一忍。后来张立柱给我介绍陈炳娟,也是在我面前露出了哪一副“像汉jian得到贿赂一样的笑脸,第一件事,发生于2000年9月至10月之间,第二件事,发生于2000年12月份或者2001年1月,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并没有按日程编写日记。
  2000年,第一件“喜事”,是14岁的小姑娘看上我了,她不好意思直接来到我身边向我表白,而是让一位五十多岁的山东工人来到我身边,向我示爱。可是,我这个人的性格特点也很特殊,就是讨厌陌生人在我面前笑,给人的感觉“随便”“奸诈”“放肆”。当然,我知道这位山东工人不是在骗我,骗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大老板,也只是打工的,在我身上也不可能捞到油水,况且这位山东工人也有五十多岁了,又是踏踏实实地劳动者,他不要能骗我。我当时知道他不是在骗我,可是我内心之中讨厌他在我面前笑,我当然没有直接把心里话告诉他,不想让他不高兴,他给我介绍对象也是好心好意,于是,我只能忍受他在我面前笑。我和14岁的小姑娘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可是这位山东工人不放过我,他是媒人,他立刻追上我,问我:“咋样呀?双方谈的好不?”我对他说:“我和她只说了几句话,我感觉她还小,我感觉我和她不合适搞对象。”这位山东工人又露出了笑脸,笑嘻嘻地对我说:“你呀,我怎么说你好呢?有的人想得到这样的好机会,还得不到呢?如今小姑娘主动追求你,主动向你表达爱意,你还多虑什么?小姑娘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勤劳任干,也没有脾气,说话也挺文明的。你再好好考虑。”这位媒人的嘴真甜,我对他说:“好吧,我再考虑考虑。”这样事的开头,详见张作霖纪念馆留言。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7年06月
2120:51:13
哼!哈!哼!哈!
  想起往事,就觉得自己失去的太多太多。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最新讨论
□哼!哈!:哼!哈!(2017/6/25 22:47:16)
□哼!哈!:哼!哈!(2017/6/25 22:38:11)
□访客:讨论(2016/6/16 20:38:53)
□访客:杨不是好人,我江苏的…(2016/4/1 20:05:24)
□阜新人:当历史逐渐还原的今天…(2016/2/21 19:07:24)
□还原历史:讨论(2016/1/31 11:23:56)
□崖柏-杨:讨论(2016/1/28 22:51:50)
最新经典Top 5
□栾浥尘:永远怀念一代英才杨宇霆,我们永远念你的好(2016/1/29 14:28:12)
外交和政治奇才,东北军政委员会中极其重要的一员,张作霖众多辅臣中的主心骨,可惜一位英才,一心一意为东北策划,最终却被无知竖子张学良枪杀,表示对英雄的敬佩和深深的怀念。

□追溯历史:谁为杨常二人平反(2010/2/19 20:55:05)
张学良心不在焉虚与应付,杨宇霆却看不出火候,把热脸往冷屁股上贴,傻等着批复。张以新归民国政府,当请南京定夺为借口,相邀他二人晚饭后再来商议。少帅心想这次机会难的,先把两条大鱼干掉再说,遂传贴心警务处长高纪毅进府。因前几天他曾向几名心腹透露杀杨意图,属高的态度最坚决,他说“杀人的事说办就办,说办不办必留后患”。原来高纪毅一直供职郭松龄手下,郭败后受挤压,他把怨恨都记在杨宇霆身上。张学良领高进密室后气急败坏地说:“杨常欺我太甚,太不象话了!现在他们回家吃饭,下晚还回来,我给你命令,立即将他二人处死。你准备一下,到时候领人去执行好了。”高问在哪里执行合适,张说就在老虎厅吧。稍后又找来城防旅长王以哲,卫队统带刘多荃,副官谭海诸人布置具体行动方案――高谭率卫队执行处决任务;刘多荃率卫队负责帅府内外警卫,防止走漏风声;王以哲坐镇司令部指挥部队处于戒备状态,以防它变。
    晚七时左右杨常二人兴致冲冲地回到帅府,被高纪毅直接迎进老虎厅,勤务人员送上茶点供其慢啜。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恰恰面对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六子”,杨宇霆却放松了警惕。自以长辈护佑少帅大业,不要官职不图红利,只期待落个诸葛亮姜太公的美名,他做梦都没想到学良这孩子竟起了杀心。这次进老虎厅如同误闯白虎堂,它们遇到一位比高衙内更荒唐无知的长官。一杯茶水喝完,还未见少帅下楼,正在狐疑当口,忽听有人开门。二人慌忙起身恭迎,可进来的却是几名不认识的武装人员。还未等缓过神来已经有人抢步上前,分别把杨宇霆常荫槐摁拄,将胳膊拧到背后。紧接着手持短枪的人窜至二人身旁,枪口对准头顶。叭叭几声响过,登时脑浆迸裂鲜血四溢,一代功勋扑倒在地,顷刻没了声息。这一切来的突然,使二人连恐惧与呼救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什么辨白喊冤了。当他们的魂灵去阎王爷那里报到时,都跟横路尽二似的一问三不知――不知是谁杀了他们,更不知因何被杀。
  

□zhangzuhong:文选评论(2009/1/29 22:25:00)
我是张楞生之子 我想与你联系请你告之我你的联系方式。

□访客:文选评论(2009/6/9 8:13:41)
可惜啊,那段历史,随着老人们的陆续离世,都走远了。这是我最痛惜的。QQ461294321

□追溯历史:谁为杨常二人平反3(2010/2/19 20:56:45)
血腥谋杀瞬时结束,案发现场也很快清理干净,鲜血漫透的地毯成了裹尸布,两具尸首被抬出老虎厅。张连夜找人伪造会审纪录,然后通知东北当局主要官员张作相、翟文选、王树翰、臧式毅、郑谦、孙传芳等进府,宣布事件经过,商量善后问题。这些人突闻此迅,亲见帅府血案,无不“惊恐万分面面相觑”。张作相小声问少帅,这件事做的有些过头了吧?张学良奋拳击案回答:“此事如果办的不对,当向东三省父老请罪,但我自信没有办错!”会后安排司令部秘书长郑谦起草关于处决杨常的全国通电,因郑与杨是多年袍泽,不忍心落井下石构污陷害,愤而质问张学良“咋干这种冒失事呢?”令张无言以对。三天之后传来郑谦 “暴卒”死讯,尽管大家明知又是少帅下的毒手,但当时人人恐惧自危,个个噤若寒蝉,郑谦之死必然成为无头之案。时任机要秘书的刘鸣九当夜也被传唤到大帅府,张学良告诉他“我们出事了,邻葛和老常叫我处置了”,刘表态拥护少帅英明举措。张命刘立即起草给南京中央政府和各省通电,刘询问电文写啥内容,张说“不外指陈他们二人罪状,荣臻参谋长也来了,你们可以研究研究。”其实所为谓“研究”不过随意捏造而已,这让人想起当年秦桧那句“莫须有”来。从档案所存《关于处决杨宇霆常荫槐通电》原文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痕迹非常明显。
    天亮之前高纪毅等人炮制了一份虚假的会审纪录用来应付外界查问,同时派外交处长王家桢第一时间向日本驻沈领馆报告上述情况,争取日本政府对事件的理解与支持。杨常二人尸体被抬上汽车送往小南风雨坛姜祠,由家人装殓祭奠。张学良自知理亏,随即派人往杨常家中各送大洋一万元封缄其口。在致杨夫人信函中自比唐太宗杀害建成元吉出于无奈,并哭述“弟昨今两日食未入口寝未安寐,心中痛耳!” 虽称鳄鱼之泪,却看出少帅不足而立之年,遇事略显慌张。夜黑风高,平生头一次在自己家中杀人,杀的又是向倚为重的元老大臣,心里总不是滋味啊。事后顿感疲惫,瘫倒在床;长吁短叹,面露愧色。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对手下人说:“咱们可得好好干啦,若不然太对不起邻葛翰香于地下了!”
   出殡之日,张学良颇显大度地亲送挽联以示悼念。挽杨宇霆——距同西蜀偏安,总为幼常挥痛泪;凄切东山零雨,终怜管叔误流言。挽常荫槐――天地鉴余心,同为流言悲蔡叔;江山还汉室,敢因家事罪淮阴。上述挽词中所用诸葛亮斩马谡、周公平乱、吕后杀韩信等典故,无非寻找推脱罪责借口而已。心中有鬼怨流言,真乃欲盖弥彰尔!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