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7月
3121:57:2
留言访客
  ┼攠數畣整爠煥敵瑳∨≡┩愾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最新讨论
□访客:讨论(2016-6-16 20:38:53)
□访客:杨不是好人,我江苏的…(2016-4-1 20:05:24)
□阜新人:当历史逐渐还原的今天…(2016-2-21 19:07:24)
□还原历史:讨论(2016-1-31 11:23:56)
□崖柏-杨:讨论(2016-1-28 22:51:50)
□访客:讨论(2015-5-31 11:02:59)
□梦歌013913:讨论(2015-5-31 11:00:33)
最新经典Top 5
□栾浥尘:永远怀念一代英才杨宇霆,我们永远念你的好(2016-1-29 14:28:12)
外交和政治奇才,东北军政委员会中极其重要的一员,张作霖众多辅臣中的主心骨,可惜一位英才,一心一意为东北策划,最终却被无知竖子张学良枪杀,表示对英雄的敬佩和深深的怀念。

□追溯历史:谁为杨常二人平反(2010-2-19 20:55:05)
张学良心不在焉虚与应付,杨宇霆却看不出火候,把热脸往冷屁股上贴,傻等着批复。张以新归民国政府,当请南京定夺为借口,相邀他二人晚饭后再来商议。少帅心想这次机会难的,先把两条大鱼干掉再说,遂传贴心警务处长高纪毅进府。因前几天他曾向几名心腹透露杀杨意图,属高的态度最坚决,他说“杀人的事说办就办,说办不办必留后患”。原来高纪毅一直供职郭松龄手下,郭败后受挤压,他把怨恨都记在杨宇霆身上。张学良领高进密室后气急败坏地说:“杨常欺我太甚,太不象话了!现在他们回家吃饭,下晚还回来,我给你命令,立即将他二人处死。你准备一下,到时候领人去执行好了。”高问在哪里执行合适,张说就在老虎厅吧。稍后又找来城防旅长王以哲,卫队统带刘多荃,副官谭海诸人布置具体行动方案――高谭率卫队执行处决任务;刘多荃率卫队负责帅府内外警卫,防止走漏风声;王以哲坐镇司令部指挥部队处于戒备状态,以防它变。
    晚七时左右杨常二人兴致冲冲地回到帅府,被高纪毅直接迎进老虎厅,勤务人员送上茶点供其慢啜。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恰恰面对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六子”,杨宇霆却放松了警惕。自以长辈护佑少帅大业,不要官职不图红利,只期待落个诸葛亮姜太公的美名,他做梦都没想到学良这孩子竟起了杀心。这次进老虎厅如同误闯白虎堂,它们遇到一位比高衙内更荒唐无知的长官。一杯茶水喝完,还未见少帅下楼,正在狐疑当口,忽听有人开门。二人慌忙起身恭迎,可进来的却是几名不认识的武装人员。还未等缓过神来已经有人抢步上前,分别把杨宇霆常荫槐摁拄,将胳膊拧到背后。紧接着手持短枪的人窜至二人身旁,枪口对准头顶。叭叭几声响过,登时脑浆迸裂鲜血四溢,一代功勋扑倒在地,顷刻没了声息。这一切来的突然,使二人连恐惧与呼救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什么辨白喊冤了。当他们的魂灵去阎王爷那里报到时,都跟横路尽二似的一问三不知――不知是谁杀了他们,更不知因何被杀。
  

□zhangzuhong:文选评论(2009-1-29 22:25:00)
我是张楞生之子 我想与你联系请你告之我你的联系方式。

□访客:文选评论(2009-6-9 8:13:41)
可惜啊,那段历史,随着老人们的陆续离世,都走远了。这是我最痛惜的。QQ461294321

□追溯历史:谁为杨常二人平反3(2010-2-19 20:56:45)
血腥谋杀瞬时结束,案发现场也很快清理干净,鲜血漫透的地毯成了裹尸布,两具尸首被抬出老虎厅。张连夜找人伪造会审纪录,然后通知东北当局主要官员张作相、翟文选、王树翰、臧式毅、郑谦、孙传芳等进府,宣布事件经过,商量善后问题。这些人突闻此迅,亲见帅府血案,无不“惊恐万分面面相觑”。张作相小声问少帅,这件事做的有些过头了吧?张学良奋拳击案回答:“此事如果办的不对,当向东三省父老请罪,但我自信没有办错!”会后安排司令部秘书长郑谦起草关于处决杨常的全国通电,因郑与杨是多年袍泽,不忍心落井下石构污陷害,愤而质问张学良“咋干这种冒失事呢?”令张无言以对。三天之后传来郑谦 “暴卒”死讯,尽管大家明知又是少帅下的毒手,但当时人人恐惧自危,个个噤若寒蝉,郑谦之死必然成为无头之案。时任机要秘书的刘鸣九当夜也被传唤到大帅府,张学良告诉他“我们出事了,邻葛和老常叫我处置了”,刘表态拥护少帅英明举措。张命刘立即起草给南京中央政府和各省通电,刘询问电文写啥内容,张说“不外指陈他们二人罪状,荣臻参谋长也来了,你们可以研究研究。”其实所为谓“研究”不过随意捏造而已,这让人想起当年秦桧那句“莫须有”来。从档案所存《关于处决杨宇霆常荫槐通电》原文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痕迹非常明显。
    天亮之前高纪毅等人炮制了一份虚假的会审纪录用来应付外界查问,同时派外交处长王家桢第一时间向日本驻沈领馆报告上述情况,争取日本政府对事件的理解与支持。杨常二人尸体被抬上汽车送往小南风雨坛姜祠,由家人装殓祭奠。张学良自知理亏,随即派人往杨常家中各送大洋一万元封缄其口。在致杨夫人信函中自比唐太宗杀害建成元吉出于无奈,并哭述“弟昨今两日食未入口寝未安寐,心中痛耳!” 虽称鳄鱼之泪,却看出少帅不足而立之年,遇事略显慌张。夜黑风高,平生头一次在自己家中杀人,杀的又是向倚为重的元老大臣,心里总不是滋味啊。事后顿感疲惫,瘫倒在床;长吁短叹,面露愧色。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对手下人说:“咱们可得好好干啦,若不然太对不起邻葛翰香于地下了!”
   出殡之日,张学良颇显大度地亲送挽联以示悼念。挽杨宇霆——距同西蜀偏安,总为幼常挥痛泪;凄切东山零雨,终怜管叔误流言。挽常荫槐――天地鉴余心,同为流言悲蔡叔;江山还汉室,敢因家事罪淮阴。上述挽词中所用诸葛亮斩马谡、周公平乱、吕后杀韩信等典故,无非寻找推脱罪责借口而已。心中有鬼怨流言,真乃欲盖弥彰尔!
  


注册|登录|联系|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